叶子的小号

“我想养只猫。”
“这不是一种忠诚的生物哟。”
“没事,对人太过忠诚了,就会产生感情。必要的时候,就下不了手了。”

“名字?”
“斯雷因·特洛耶特。”
“其他呢,比如说我的名字?”
“……不记得了。”
“嗯,我的名字是界塚伊奈帆,你的医生同时是你的监护人,这个月第七次自我介绍,还没有记住吗?”
“抱歉。”
“不必道歉,那么开始吧。”
(摁下录音笔的声音)
(笔尖敲击桌面的细碎声响)
“斯雷因,除了名字和那部分之外,还有什么想起来的?”
“……一点。”
“介意和我讲一下吗?”
(摇头的动作)
“什么。”
“我,杀了人。”

“我知道在这世上人是自由的,也需要努力,”他扬了扬眉,压抑着眼底的情绪,“但那又如何?”
“你应该更加的……”
“每一个说着‘你应该’怎样的人,实际上都不怎么样,你应该知道的。”
“……我知道,但是你认为我是这样的人吗?”
被问的人仰起脸,目光中透着认真狡黠,和隐藏地相当不错的阴郁。
“嗯……看上去有三成不像,有三成是普通人,有三成是谜。”
“那剩下的一成呢?”
“别开玩笑了,剩下的难道不是无趣吗?”

“人偶尔会有努力也做不到的事情。”
“这我知道,有什么问题吗?”
“你向我提出这个问题就是最大的问题。你有没有理解我的意思啊?”
“当然,我对哲学不是没有研究。”
“哲学是用来看的,而不是用来研究...

【奈因】在飞机上遇到奇葩是种什么体验?(知乎体)

在飞机上遇到奇葩是种什么体验?


3564人关注。  36条评论


@Black Bat


哈?居然邀请我回答这种问题?好吧,既然被邀请了也只好回答了。

正好前段时间在飞机上遇到一个奇怪的人。姑且拿他来举个例子吧。

我是个上班族,勉强算是吧。

上周我陪着同公司的同事一起出差,是个女孩子,身体比较柔弱的那种类型,所以上飞机之后我就问她需不需要休息一下来缓解疲劳,当然我并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只是从单纯的体贴同事的角度来说,而且我和她隔着一个过道的距离呢。

我旁边就是那个奇葩。

我还记得他的名片上写的名字,...

【奈因】香烟(3)

03

不知何时,一根点燃的烟悬在他的脸庞上方,与他的眼球距离不过五厘米。

如果是正常角度来看,五厘米不过如此,但是当一个火源垂直接近你的眼睛,再过一会那燃烧掉落的灰烬很有可能掉进他的眼睛里。

斯雷因一瞬睁大了眼,但是转瞬恢复了平静,表情没有任何变化。

“你要做什么?”

他不带丝毫情绪的问。

界塚伊奈帆低垂下眉眼,“没什么,只是很好玩而已。”

他的嘴角似乎弯了弯,看上去心情很好。

斯雷因撇过头,“你还真是恶趣味。”

他突然闻到一股烧焦的味道。还没等他转过头来一只手已经固定住他的脑袋,不让他乱动。

“别动。小心剪到别的地方。”

斯雷因眯了眯眼睛,“你还真是恶趣味啊,界塚伊奈帆...

【奈因】香烟(2)

02

“你,头发又长长了啊。”

斯雷因偏头看了一下,的确是,浅金色的头发已经垂到肩膀。但因为曾经修过发型,看上去倒也不是特别散乱。

“一会儿我帮你剪短一点,和平时的长度一样可以吗?”

界塚伊奈帆一向对剪头发这种事保持着一种奇怪的偏执,每隔上三个月就要为他剪头发。说实在的,斯雷因对于金属碰触自己的身体这件事有着很强的阴影,但是他对这件事的抗议被地球联军的界塚中尉毫不留情的镇压了。

他是一个罪犯,在这件事上没有选择指摘的权利。

消极对待的结果就是这个样子。

“啊,拜托了。”

斯雷因不是没试过自己剪,但是狱警为了防止他做出什么危险的行为,剪刀都是很短而且很钝,每次都弄得乱糟糟的。...

【奈因】作死的后果

放弃治疗的丧病之作,高能慎入。

斯雷因很暴躁。

大写的OOC。放飞自我。


01

“斯雷因,你相信我,我真的不知道会是这么个情况。”

面前那人捏着个干涩的嗓子,难得吞吞吐吐的说了这么一句。

呵呵,他很想这么说,可惜嗓子仿佛被人掐住了发不出声。

你继续编,我就差点就信了。他用眼神表达出自己的意思,他相信面前这个人能看懂。

“不是,你听我解释,我以为这个药剂能解除曾经附加在你身上的那个诅咒,所以就……”

界塚难得有点弱气,诺诺的吱唔。

我告诉你,这不是你给我喝未开完发成没经过测试的药剂的理由,上一次你开发出来的春天里的药简称春药那个效果你还没受够?我记得上次解除药...

【奈因】香烟

01

界塚伊奈帆注意到了,那个人,斯雷因·特洛耶特。

他在不知不觉间,学会了抽烟。

******

烟草的味道飘散在空中,带着一种苦涩而陌生的气息,那个人穿着蓝色的囚服,直接坐在监狱房间的一角冰凉的地板上,仰头靠在身后的墙壁,纤细的手指尖夹着一根细长的烟,没有顾忌旁人的眼光吞云吐雾。

那个样子让人觉得颓废到了极致,感觉不舒服。

界塚伊奈帆皱了皱眉,动作浅的几乎看不见。但是没有刻意收敛自己的脚步声,他本来就耳朵灵敏,即使一点点声音也能注意得到。

你看。

“你来迟了,界塚。”

那个人,斯雷因·特洛耶特转头看向他,碧蓝色猫瞳被颜色稍浅的睫毛遮住,刘海又变长...

【奈因】海盗和王子 ②

(二)

我,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未成年慎入,慎入。

TBC

【奈因】和我一起尝尝它的味道吧

“你不能拒绝巧克力,就像你不能拒绝爱情。”

曾经不知在哪本书上看到的这句话,当时觉得很奇妙,所以记了下来。现在仔细回想,只觉得那是一本骗人的书以及这句骗人的话。

如果用身体来记住某种教训能使人印象深刻,那么,现在斯雷因·特洛耶特受到了某种意义上十分深刻的“教训”。

就在刚才,他还在军部的宴会上品尝着口中干燥无味的食物,浅啜着对于他的味蕾来说味道略显单薄的红酒。百无聊赖的打发时间。

明显没有意识到自己靠窗的身姿是多么的引人注目的他,显然忘记了时间的流动。

毕竟作为一名帝国军人,哪怕已经脱离了战场,他也不会允许忘自己自己的荣耀以及,军人的恶习。

已经远离自己的故乡地球十数...

【奈因】海盗和王子

(一)

用智谋取胜的某海盗头子界塚伊奈帆在刚经历过风暴的某一天,捡到了一个淡金色短发长相精致的“美人”

因为衣服被磨得破破烂烂的所以带去换衣服,期间得知这个美人是个男的

美人醒来后没有惊慌,询问情况后得知救了自己的人是个海盗也很淡然

但是对于自己的身份语焉不详,只说自己是个普通人然后被买卖人口的看中,打算带到海外卖掉

不巧前天晚上海上起了风暴,于是他便趁机逃走了,可是在大海上没有淡水也没有食物的他很快就脱力了,还以为就这么死了呢

谢谢,是你救了我斯莱因这么说道

那你接下来怎么办?伊奈帆虽然觉察到这人有所隐瞒,但是也不想多问,毕竟那是别人的事情

总之,能把我带到附近的陆地吗?我想...

© 叶子的小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