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的小号

“人活着就是为了救赎。”

“然后,不经历痛苦,就无法获得。”

【奈因】无可救药之人


他把手放在胸口处,感受到的是皮肤,血肉,跳动的心脏,流动着血液的血管,肌肉组织和隐藏在其下深不可测的脉络。
他闭上眼睛,继续将手搭在原本的位置,感受到的是悲伤,劣等,罪恶,悔恨,和绝望掺杂在一起的爱。
正是这些有形的,无形的东西,填充在这个名为斯雷因·特洛耶特的人形里,将那样一个空空如也的壳子,变成一个有血有肉,富有感情的人类。
战争结束后,他就像一个不能暴露在阳光下的幽灵,被隐藏在一座看似普通的洋馆,进出的人都需要特别证明,每天二十四小时不停歇的换岗,先进的古老的监禁技术一个个用在他身上,没有自由,没有过去。
他就是一个应该消失的幽灵。
内心充斥着某种死去就是得到救赎的劣等感的他,仿佛被...

【黑虹】江湖骗子

“这位少侠,这儿,空着吧?”
一道还带着转儿的声在他面前响起,一把清脆的少年嗓音,里面隐隐含着调笑。
他抬眼一看,没怎么走心的一点头,就又投入酒楼说书的“话说那长虹剑主与江南三庄的恩怨……”里去了。
一身白衣装扮的他坐在自己面前,看上去行的是光明磊落的路数,尤其是这人眉眼带笑,一把剑用布条裹得严严实实,坐在沉默的他对面,硬生生像是个寻仇的。
酒楼的掌柜就死死地盯着他,生怕他俩打起来拦不住,手上抱着个算盘好算账。
那少年,没错,他看上去才不过十七八,虽然衣着简朴但气度不凡,一看就是独自出来游历的,但看他行走间的步子,非常稳,也明显是个身手不凡的。否则怎么敢一个人闯荡。他拈了个花生米放嘴里,边嚼边听说书先生...

“名字?”
“斯雷因·特洛耶特。”
“其他呢,比如说我的名字?”
“……不记得了。”
“嗯,我的名字是界塚伊奈帆,你的医生同时是你的监护人,这个月第七次自我介绍,还没有记住吗?”
“抱歉。”
“不必道歉,那么开始吧。”
(摁下录音笔的声音)
“斯雷因,除了名字和那部分之外,还有什么想起来的?”
“……一点。”
“介意和我讲一下吗?”
(摇头的动作)
“什么。”
“我,杀了人。”

“我知道在这世上人是自由的,也需要努力,”他扬了扬眉,压抑着眼底的情绪,“但那又如何?”
“你应该更加的……”
“每一个说着‘你应该’怎样的人,实际上都不怎么样,你应该知道的。”
“……我知道,但是你认为我是这样的人吗?”
被问的人仰起脸,目光中透着认真狡黠,和隐藏地相当不错的阴郁。
“嗯……看上去有三成不像,有三成是普通人,有三成是谜。”
“那剩下的一成呢?”
“别开玩笑了,剩下的难道不是无趣吗?”

“人偶尔会有努力也做不到的事情。”
“这我知道,有什么问题吗?”
“你向我提出这个问题就是最大的问题。你有没有理解我的意思啊?”
“当然,我对哲学不是没有研究。”
“哲学是用来看的,而不是用来研究...

【奈因】在飞机上遇到奇葩是种什么体验?(知乎体)

在飞机上遇到奇葩是种什么体验?


3564人关注。  36条评论


@Black Bat


哈?居然邀请我回答这种问题?好吧,既然被邀请了也只好回答了。

正好前段时间在飞机上遇到一个奇怪的人。姑且拿他来举个例子吧。

我是个上班族,勉强算是吧。

上周我陪着同公司的同事一起出差,是个女孩子,身体比较柔弱的那种类型,所以上飞机之后我就问她需不需要休息一下来缓解疲劳,当然我并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只是从单纯的体贴同事的角度来说,而且我和她隔着一个过道的距离呢。

我旁边就是那个奇葩。

我还记得他的名片上写的名字,...

【奈因】香烟(3)

03

不知何时,一根点燃的烟悬在他的脸庞上方,与他的眼球距离不过五厘米。

如果是正常角度来看,五厘米不过如此,但是当一个火源垂直接近你的眼睛,再过一会那燃烧掉落的灰烬很有可能掉进他的眼睛里。

斯雷因一瞬睁大了眼,但是转瞬恢复了平静,表情没有任何变化。

“你要做什么?”

他不带丝毫情绪的问。

界塚伊奈帆低垂下眉眼,“没什么,只是很好玩而已。”

他的嘴角似乎弯了弯,看上去心情很好。

斯雷因撇过头,“你还真是恶趣味。”

他突然闻到一股烧焦的味道。还没等他转过头来一只手已经固定住他的脑袋,不让他乱动。

“别动。小心剪到别的地方。”

斯雷因眯了眯眼睛,“你还真是恶趣味啊,界塚伊奈帆...

【奈因】作死的后果

放弃治疗的丧病之作,高能慎入。

斯雷因很暴躁。

大写的OOC。放飞自我。


01

“斯雷因,你相信我,我真的不知道会是这么个情况。”

面前那人捏着个干涩的嗓子,难得吞吞吐吐的说了这么一句。

呵呵,他很想这么说,可惜嗓子仿佛被人掐住了发不出声。

你继续编,我就差点就信了。他用眼神表达出自己的意思,他相信面前这个人能看懂。

“不是,你听我解释,我以为这个药剂能解除曾经附加在你身上的那个诅咒,所以就……”

界塚难得有点弱气,诺诺的吱唔。

我告诉你,这不是你给我喝未开完发成没经过测试的药剂的理由,上一次你开发出来的春天里的药简称春药那个效果你还没受够?我记得上次解除药...

【奈因】香烟

01

界塚伊奈帆注意到了,那个人,斯雷因·特洛耶特。

他在不知不觉间,学会了抽烟。

******

烟草的味道飘散在空中,带着一种苦涩而陌生的气息,那个人穿着蓝色的囚服,直接坐在监狱房间的一角冰凉的地板上,仰头靠在身后的墙壁,纤细的手指尖夹着一根细长的烟,没有顾忌旁人的眼光吞云吐雾。

那个样子让人觉得颓废到了极致,感觉不舒服。

界塚伊奈帆皱了皱眉,动作浅的几乎看不见。但是没有刻意收敛自己的脚步声,他本来就耳朵灵敏,即使一点点声音也能注意得到。

你看。

“你来迟了,界塚。”

那个人,斯雷因·特洛耶特转头看向他,碧蓝色猫瞳被颜色稍浅的睫毛遮住,刘海又变长...

【奈因】海盗和王子 ②

(二)

我,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未成年慎入,慎入。

TBC

【奈因】和我一起尝尝它的味道吧

“你不能拒绝巧克力,就像你不能拒绝爱情。”

曾经不知在哪本书上看到的这句话,当时觉得很奇妙,所以记了下来。现在仔细回想,只觉得那是一本骗人的书以及这句骗人的话。

如果用身体来记住某种教训能使人印象深刻,那么,现在斯雷因·特洛耶特受到了某种意义上十分深刻的“教训”。

就在刚才,他还在军部的宴会上品尝着口中干燥无味的食物,浅啜着对于他的味蕾来说味道略显单薄的红酒。百无聊赖的打发时间。

明显没有意识到自己靠窗的身姿是多么的引人注目的他,显然忘记了时间的流动。

毕竟作为一名帝国军人,哪怕已经脱离了战场,他也不会允许忘自己自己的荣耀以及,军人的恶习。

已经远离自己的故乡地球十数...

1 / 2

© 叶子的小号 | Powered by LOFTER